正文

作者 | 吴婷婷

来源 | 券业观察

上市公司也被割了韭菜……

继杭锅股份(002534.SZ)4000万购买的信托产品踩雷后,中来股份(300393.SZ)近日也说自己“理财踩雷了,还可能拖累业绩”——斥资2亿元购买的4只私募基金踩雷“闪崩股”济民制药,上个月亏损97%,或会血本无归。

而杭锅股份曾于去年宣布预入主中来股份。股权收购还未完成,倒是先来了一波“共苦”。

券业观察发现,中来股份基金踩雷背后还有诸多谜题。中来股份购买的4只基金出自2家私募,为何如此巧地全部重仓被疑为“庄股”的济民制药?有2位自然人为中来股份这笔巨额理财提供兜底担保,这两位又是何方圣神?中来股份购买私募基金时并未走规定的审议程序,是谁、又是如何选中这几只“踩雷”基金的?

上市公司也被收割?买私募亏掉一年净利润

2021年1月12日,中来股份公告称,已向2家私募——泓盛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泓盛资管”)和深圳前海正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正帆投资”)、2家券商——申万宏源和国泰君安、2位自然人——人李萍萍和李祥提起诉讼或仲裁,索要本息合计2亿多。仲裁委和法院均已受理。

对于通过起诉、仲裁无法追回的部分,中来股份董事长、总经理林建伟承诺会进行差额补足。

而原因为中来股份此前斥资2亿元从上述私募购买的基金,上个月亏掉97%。中来股份认为上述私募在整个基金运作过程中存在诸多违规,才导致自己如此惨重损失。

2亿理财巨亏的消息出来后,中来股份单日股价暴跌20%。但在随后的司法途径和董事长承诺“双保险”作用下,其股价立马回温。

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中来股份先后四次合计用2亿元闲置自有资金购买私募基金,具体认购情况为:

2019年11月15日,3000万元认购泓盛腾龙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腾龙1号”)

2020年1月10日,5000万元认购泓盛腾龙4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腾龙4号”)

2019年11月21日,6000万元认购方际正帆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正帆1号”)

2019年12月9日,6000万元认购正帆顺风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正帆2号”)

腾龙1号和4号的基金管理人为泓盛资管,基金托管人为申万宏源(此外,申万宏源旗下承销保荐子公司为中来股份保荐机构);正帆1号和2号的管理人是正帆投资,托管人为国泰君安。

自然人李萍萍、李祥为上述基金产品的差额补足义务担保人,对中来股份认购的腾龙1号基金、正帆1号基金、正帆2号基金合计1.5亿元做出承诺,即“保证中来股份能够收回本金并获得年化10%的投资收益”。

事实上,中来股份购买上述私募基金的流程并不合规。

《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第8.4.4条规定:“公司进行证券投资、委托理财或者衍生产品投资事项应当由公司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不得将委托理财审批权授予公司董事个人或者经营管理层行使。”

而中来股份花2亿买私募基金并未及时提请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程序。

直至2020年4月,中来股份才公告说明2亿理财情况,并发布致歉声明。同时,宣布向私募申请赎回全部基金。中来股份的保荐机构申万宏源证券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对上述事项出具了核查意见,并表示会持续关注后续赎回情况。

中来股份称,公司于2020年4月、5月、7月、11月等多次与泓盛资管、正帆投资沟通基金赎回事宜,但总被推辞,仅于去年8月成功赎回不到(本息合计)2000万。

2021年1月,中来股份收到上述基金净值表显示,4只私募基金于2020年12月亏损15.87亿元,较年11月亏损幅度为97.18%。

后经中来股份调查发现,上述4只基金使用杠杆重仓了济民制药。而济民制药12月份连吃10个跌停,股价从41.79元/股跌至13.52元/股,其它持仓股票同样出现亏损,从而导致基金巨亏。

2亿本金收回不足2000万,对于这笔投资损失,中来股份进行了全额损失确认,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为0.9亿元~1.1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2.71%-62.99%,主要系投资理财损失造成。2018年、2019年,中来股份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7亿、1.89亿。

按过往三年的业绩表现,若该笔投资理财损失无法追回,相当于中来股份一年的辛苦都白费?

两位担保人和两家私募背后的渊源

整个事件中,让券业观察颇为疑惑的是,中来股份购买的4只基金出自2家私募,为何持仓情况高度相似,还全部重仓了济民制药?

要知道,济民制药从2019年开始就被质疑是“庄股”,医药股千千万,这两家私募却独选了这只问题股。

此外,为中来股份这笔巨额理财提供兜底担保的两位又是何方神圣?

这两点也成为监管层关注的重点,但截至目前,中来股份并未就此做出回应。

公开信息显示,两家私募——泓盛资管和正帆投资都成立于2015年,泓盛资管的控股股东为马伟杰,正帆投资由黄建杰全资持有。

二者虽无股权关系,但注册地址均为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

据“券业行家”统计,泓盛资管和正帆投资的规模分别为3.6亿、2.95亿,排行业1000位前后。中来股份选择这样两家小私募合作也颇让外界意外。

而两位担保人——李萍萍、李祥,似乎既与中来股份无渊源,也与两家私募没牵扯。

但有意思的是,天眼查数据显示,注册地在“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的公司远不止两家。

其中,还有一家私募名为“深圳市中科杰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科杰瑞”),法人为李萍萍,持股84%。此外,李萍萍曾在多家公司任职,还是金证互通(838334.OC)子公司金证智通的第二大股东兼总经理。

天眼查自动关联的李萍萍合作伙伴之一为李祥。李祥曾是中科杰锐的股东,目前还持有私募“融泰汇通”49%股权。

也就是说,卖给中来股份基金的两家私募、以及给中来股份做担保的两位自然人,四者之间表面上虽无直接关联,但背后有不少渊源。究竟是谁想入股济民制药?还是多个机构联合操盘?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券业观察,“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这个地址其实并非实际办公地址,是由政府提供的一个商务秘书地址,很多电子商务公司、金融类企业挂靠在这里。

谁在操控济民制药

济民制药之所以被指疑似庄股,是因为其从2018年中开始股价一路高歌猛进,但却并无太多利好消息或相应的基本面支持。甚至在面对外界业绩质疑、媒体坐庄质疑等负面消息,股价仍毫不受影响。

2018年6月,济民药业股价多在9元/股上下徘徊;2020年3月股价远超50元/股,期间涨幅逾500%。但同期上证指数几乎原地踏步。

2020年4月,多位股民爆料称自己股票账户被盗,账户内全部股票被恶意清仓,然后全仓买入济民药业。

央视也曾发问《谁在操纵济民制药》。

面对坐庄质疑,济民制药曾对媒体回复,确实有“黑嘴”通过微信群、QQ群及直播间向股民荐股等方式,忽悠散户高位接盘济民制药。

那么,谁在操控济民制药?

央视在报道中指出济民制药几位股东席位更替有序,其中便提到兜售给中来股份私募基金的正帆投资。

Choice金融终端数据显示,正帆投资出现在济民制药2019年中报,三季度继续加仓,2020年一季度又开始减仓。截止2020年三季度末,正帆投资通过“正帆敏行4号”持有348万股股票。

但中来股份购买的腾龙1和4号、正帆1号和2号分别持有282万股、212万股、182万股、384万股(2020年二季度末数据),与“正帆敏行4号”持仓差距不大甚至略高,却始终未出现在济民制药的机构股东名单中。

哪个数据在撒谎?中来股份此次间接被济民制药割韭菜还有诸多真相有待还原。

上市公司投资理财被收割你有什么看法?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澳门十大正规网赌网站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